赵息游

反派控,配角控,喜欢拉郎,偶尔吃官配。so,不要杠,杠精请息交以绝游。

不吾知

巨ooc,ooc预警。


我又回来啦!删删改改了好多,但感觉自己又写了一篇流水账😂


第三章


嬴政觉得尬极了。他不知道是那个多嘴的侍卫,让雷打不动的白亦非亲自大驾光临这辆拥挤的小破车……好吧,这马车还不算破。


嬴政隔着纱幔看见,白亦非在军医那说了几句什么,抬手拦下送药的侍卫,接过药,单手负着走朝
这边走来。



马车里坐一个人倒还宽敞,可是如果再塞进去一个白亦非就显得狭窄拥挤了。偏偏白亦非又是个不喜欢端端正正坐好,愣是喜欢歪在塌上的人。



于是在手里猝不及防塞进一个药碗后,嬴政就从塌中央被赶到了边上的小角。嬴政不好发火,毕竟这是人家的马车。便乖乖坐在一边,道:“侯爷今天很闲?”不闲就出去。



“对。”白亦非扫了嬴政一眼,见秦国质子乖巧的宛如一只小白兔。装的不错。白亦非道:“有件好玩的事,小公子想不想听?”



嬴政端着药碗,这不是不听也得听么。


“我手下士兵说,我新娶了一位夫人。长得不错,就是性子太娇贵。”白亦非道。


白亦非不是到死都是老光棍吗?看来传闻有假。嬴政恭维话张口就来,“政,祝侯爷和夫人伉俪情深……”


白亦非打断嬴政,“他们说的是你。”



“胡言乱语。”嬴政怒道。这是那个小兔崽子乱嚼舌根。告诉白亦非自己等药冷了才喝就算了,居然说他是女子。


白亦非见“小白兔”炸毛,道,“所以劳烦小公子赶紧养好病,莫要败坏白某清誉,新郑城里的姑娘可是要哭死一片了。”


嬴政只觉得牙疼,他从未见过如白亦非这般厚颜无耻之人。看看手中的药,嬴政迟疑了。好吧,他怕白亦非下毒,毕竟这可是个夺命化枯蛊的白亦非,保不准还会什么其他蛊术。


白亦非眯着眼打量嬴政,这小子还不算傻。白亦非扯过嬴政的手,嬴政一惊,立即去挣脱。白亦非手指飞快点住嬴政的穴道,嬴政的身体定成一块木头,动弹不得,只得顺着惯性向白亦非怀里倒去。眼见手中的药就要泼了,白亦非左手搂住嬴政,腾出右手接住碗,愣是没让药洒出一滴。



“吕大人说了。要我带一个完完好好的公子政回去,死了伤了病了都不算。”白亦非轻轻摇晃着药碗,仿佛在摇晃盛有名贵美酒的玉樽。白亦非当着嬴政的面抿了一口,喉头滚动,嬴政看见白亦非咽下去。



“不用担心我下毒,小公子。再咳下去,成了痨病谁也救不了你。”白亦非解开嬴政的穴道。嬴政从白亦非怀里腾坐起来,与白亦非拉开距离。刚才那姿势实在是……



嬴政接过药碗,在白亦非喝过的地方一口饮尽。虽说嬴政讨厌被人喝过,单着总比有毒要好。却不料自己一下喝的太猛,给呛得止咳嗽,咳得眼角都红了。白亦非“好心”的给嬴政顺背,道,“一国公子,不要动不动就害羞。”


嬴政:……



白亦非嗅着马车里净是清苦药味,道,“我好好一个马车被你弄的全是药味,得拿点香来熏熏。你喜欢什么香?”



嬴政道,“多谢侯爷,政不喜熏香。”白亦非扫了嬴政一眼,无所谓道:“那成,请小公子赶紧养好病。到时,请小公子看看我的军队。”



哦,我的军队。嬴政在心里重复。白亦非掀帘子出去了,他走到嬴政看不见的地方,白亦非用内力逼自己把药吐出来。



次日,至韩魏边界,白亦非屯兵于此。嬴政一大早就梳洗完毕,早早等在那了。



这是嬴政第一次见到韩国的白甲军。



十万将士皆着白甲,漆黑长戟像是凝固的夜色。日光灼灼,给利刃镀上一层令人胆寒的光。天下之强弓劲弩皆出韩。而比韩弩更锋利的,是将士视死如归的眼神。如果说秦兵是令六国胆颤的虎狼之师,那么白甲军就是让敌国侧卧难安的梦魇。



白亦非站在高台之上,嬴政在白亦非的左手边。



十万将士一齐单膝下跪,呼声震撼山河。


“血衣白甲,宁死不休!”


“血衣白甲,宁死不休!”


“血衣白甲,宁死不休!”


白亦非单手一抬,示意免礼。将士起身,动作整齐划一犹如一人。


嬴政看着白亦非,嬴政轻笑,原来他们是一路人,有着同样窥伺九五之位的野心,和吞并天下的抱负。


手握重兵,是让敌国辗转难寐的噩梦;用兵如神,是将士心中恍若战神般的存在;驰骋疆场,是战场上用鲜血白骨加冕的王。本就功高震主,更兼无能懦主,焉能不反?


权臣亦是良臣。嬴政的征服欲开始作妖。如果把这等人才收入囊中。以他的权术来驾驭,会是怎样的搭配?嬴政扫视底下的士兵,突然发现一个人,那人赵国服饰,站在台下,正盯着嬴政,目光叫人想
起燕赵苦寒荒野里的狼。



嬴政看见白亦非转过头来,收回目光。白亦非道,“如何?” 先是救质子离赵,现在又来通知赵使来韩,秦赵都不会得罪……嬴政负手不答,看着台下的赵使。



嬴政退后一步,拱手道,“政,谢过侯爷。”



白亦非露出他一贯挑似笑非笑高深莫测的样子,在金色阳光里,像是在时间长河里的惊鸿一面。从台上下来,嬴政在主帐里等白亦非。仆人来来往往,在为血衣侯回京述职打点最后的行装。嬴政看见案上一副棋,索性下棋等人。


红色身影穿过红色纱幔,隔着一层轻纱站定。“小公子好胆魄,索命的赵使就在帐外了还有兴趣下棋。”


“赵使不足惧。”嬴政在棋盘上落下一颗黑子。“不怕我把你交出去?”白亦非撩开轻纱,坐在嬴政对面,落下一颗白子。“我可不是诚信君子。”


“侯爷要是想交政出去,何必让政看见赵使。”嬴政笑眯眯的望着白亦非,“小人权臣窃国谋侯,有时比君子更需要讲诚信。”


“没有证据,不要胡言。”白亦非道。嬴政撇嘴道:“好,那政就讲证据。”


“韩国弱小,北有变法胡服之赵,西有暴虐虎狼之秦,两边都不好得罪。若政身死,秦定会发兵掠韩攻赵,韩国危矣。”


“但若是助政归国,则政会记赵刺杀之仇,到时秦赵相争,韩退则可坐观壁上,进可发兵分羹。”嬴政把摩挲着黑子,“只是这样两边讨好,则会失信于秦赵。于是侯爷陈兵赵边界,暗里送政归秦。”



“送政归秦,使秦有王储之争。那么赵不会怪侯爷背赵韩之盟,韩也绝对可以分羹。”嬴政道。



“既然如此,公子为何谢我?”白亦非盯着嬴政,他眯着眼睛,像是在欣赏一把绝世的宝剑,危险有忍不住赞赏。



“且不说侯爷送政归秦劳苦功高,更何况侯爷为秦举荐了一位大才。”嬴政正襟危坐道。



“什么大才?”白亦非问。



嬴政对白亦非一拜,“政知韩王懦弱,韩地狭小,明珠蒙尘岂不可惜?政请侯爷有张子商君之智,公孙衍之才,可否入秦辅我,助我登位。”嬴政道,“侯爷教我。”



白亦非突然反问,“小公子可知,我丢下军队回京述职,魏国为何不敢进犯?”


嬴政清清嗓子,道,“政斗胆猜测。其一,魏国进犯,赵畏伤韩而强魏,定会出兵阻拦。其二,若与白甲军相战,魏国有北赵西秦之忧。”


“吕大人教你说的?”白亦非弹嬴政的额头,见嬴政眼中微愠,白亦非道,“什么都知道,那我还教什么。”



白亦非垂下眸子,一个武将居然流露出文臣的文雅气,道,“我不做张仪,更不是商君。辅佐公子的人,吕大人足矣。”


嬴政道,“既然如此,政不勉强侯爷。不过,我秦国,永远有侯爷的一席之地。”嬴政看见白亦非眼中光轻颤,如被夜风摇曳的灯火。


白亦非去和属下商议戍边事宜了,留嬴政一个人在主帐。嬴政看着树枝状的青铜灯,无聊的快要睡着了。一只乌鸦从帐外飞进来,栖在树枝状的灯架上。


乌鸦灵活的转转脑袋,梳理自己的小黑翅,向着嬴政眨眼。嬴政的目光落在乌鸦的腿上,那里绑着一个铁质小筒。这是一只信鸦。


嬴政坐起来,一动不动。乌鸦警惕起来,也一动不动。半晌,嬴政小心翼翼想灯架挪一步,乌鸦并脚远离嬴政一跳,保持安全距离。



嬴政再挪,乌鸦再跳。反复几次后,嬴政终于没了耐性,向乌鸦伸出恶魔之爪。乌鸦哇的一声飞上帐顶。嬴政虽学过最好的剑术,但轻功却一般,远没有白凤那样可捕飞鸟的轻功。



于是小乌鸦振翅而飞,哇哇呼救。主帐里一时鸟飞人跳,小乌鸦无数次死里逃生,最终安稳的落在一根苍白的手指上。小乌鸦嘚瑟的向嬴政哇声示威。



“好玩吗?”白亦非拎起嬴政的领子,把嬴政丢到塌上,“小孩子不要看大人的东西,早睡早起长得高。”



披着九岁孩童的皮,却拥有一颗年过不惑的苍老心的嬴政自认为不属于“小孩子”范围内,于是哒哒跑下塌,借着灯光去看白亦非手里的绢帛。


白亦非手一挥,灭掉灯火。


嬴政哼声回到塌上。嬴政回忆信上的内容,他才看了个开头。嬴政纡尊降贵,学着小孩子的口气,萌萌嗲嗲的喊:“亦非哥哥。”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,朕不腻歪死你。



腻得屏风上的影子一僵。


白亦非道:“快睡。”


朕偏不。嬴政发挥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的精神,继续萌嗲,“亦非哥哥。”


这会白亦非直接闪现到嬴政塌前,尖锐的指甲扣住嬴政的下吧。白亦非的血眸子在黑暗里闪着幽暗的光,“小公子,你别皮痒。”


轻功不错。嬴政感慨。嬴政学着白亦非的口气,道,“吕大人说了。要侯爷带一个完完好好的公子政回去,死了伤了病了都不算。”嬴政眨巴眨巴眼,“是吧,侯爷。”


“侯爷,赵使求见。”帐外士兵道。


白亦非深吸一口气,捏捏嬴政的婴儿肥,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拂袖出去。他得警告明珠,下回回信称呼正经些,别净乱喊。


嬴政看见屏风上亮起几盏烛光,黑色的影子融入在屏风的墨色图画上。


“侯爷这么早就休息?”赵使笑道,“在下打扰了。”


“没扰。”白亦非道,“赵大人不远千里,来我军中有何贵干?不会真是来看看我白甲军军姿的吧。”



“白甲军果然名不虚传。只是近日赵王丢了一件宝贝,想让我问问,侯爷瞧见没?”赵使拍拍手,立即有人抬上来好几个大箱子,“若是找到了,还烦侯爷完璧归赵,看见了,只会一声,赵王也会有重礼答谢。”



“完璧归赵?那大人应该找秦国要去。”白亦非道,“若问韩国,我可做不了主。”赵使拔高声调,“这是哪里的话。谁不知侯爷如今可是韩国
的……”



“的什么?”白亦非笑吟吟的问,声调徒然冷下来,“不要听了几句流言就信以为真,赵大人。”



“在下失礼了。在下最后多嘴问一句,侯爷看见那宝贝没?”赵使上前去撩开纱幔,准备走进去。



白亦非道,“赵使好风度,随便就闯别人卧帐。” “卧帐不行,莫非要到朝堂上去说?”赵使道,“朝堂上说就不是私下里了,那可是邦交。”赵使绕过屏风,与嬴政只隔几层薄纱。


嬴政咽咽口水,他说出白亦非心中所想,邀白亦非入秦,到底起没起作用,答案就在此时见分晓。


“邦交就是用来干这个。”白亦非抓住赵使与纱幔的嬴政只隔一寸手,把赵使的手按下去。


“白亦非,赵韩交恶,你知道后果。”赵使一直悠闲的语调消失,留下的是冰冷的危协。“怎么不知道?”白亦非坐在塌上,隔着纱幔拉过嬴政,嬴政把惊呼锁在喉咙里,僵硬的靠过去。


“只是我实在没看见过那宝贝。”白亦非隔纱揽住嬴政的肩,“这帐里的确是有人,但是这只是我的人。”


说着隔纱在嬴政耳边落下一吻,“是不是?卿卿。”嬴政的血液从脚冲上卤门,耳边烫得发麻,心脏猛烈的撞击着胸膛,仿佛他第一次偷喝老秦酒醉了一般。


赵使尴尬,干咳一声,“在下失礼。”转身就走,走到屏风处停下,正色回头,看见白亦非依旧搂着红纱帐里的人,又脸色发青别过去,“侯爷,韩廷上见。”


“慢走,不送。”白亦非道。


嬴政听见脚步声远了,深吸一口气,猛的把白亦非推开。“你你你……你居然敢!”


“嘘,噤声呀,小公子。人家赵使才走远不久。”白亦非隔着红纱道。


绝逼是故意的。嬴政吃瘪,半日,压低声,咬牙切齿挤出一句话,“你平常也是这么去撩别人的吗?”


白亦非扶去身上不存在的灰,坐在一边,淡定自若,“多了去了。不过,这么大反应的你是第一个。”


“你!”



“我怎么了?我救了你的命。”白亦非撩开红纱,低头睥睨嬴政,“里面去。”



“你给朕睡外面去!”



“你不怕赵使刺杀。”白亦非矜贵的斜了嬴政一眼,“这是韩国,轮不到你做主。让你睡我边上是你命好。”



朕还要感恩代德不成?!嬴政气鼓鼓的扯过被子睡到内里。灯不知什么时候被灭了,嬴政在凝视不见手指的黑暗闻着幽冷的熏香气味,正要睡了。白亦非突然道,“你还没睡?”


嬴政懒得理他。


“我直说了。”白亦非道,“你要是夜里敢磨牙打呼噜抢被子我就把你扔出去。”



嬴政:……取朕的剑来,朕要一剑劈死这个人!


嬴政闭眼不动。白亦非静了一会,坐起来,见嬴政的一只手还晾在外面,正要笑,又忍住了。把嬴政的手收进被子里,想了想,又帮嬴政把被子按紧了。


白亦非道,“装。继续装。”翻身在外侧睡了。


嬴政只得把气带进梦里,在梦里打某人一顿出气,可惜居然一夜安稳,连个梦也不给他面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恭喜侯爷成为强爬龙床第一人!(不是,侯爷放下剑,有话好说……)


终于写出来了,欢迎各位捉虫提议,不好的地方我一定尽力改正。

最后,厚着脸皮求  小红心  小蓝手  还有评论啊!

评论(12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