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息游

反派控,配角控,喜欢拉郎,偶尔吃官配。so,不要杠,杠精请息交以绝游。

不吾知

  来迟了来迟了,等录取通知书去了。

   对不起>人<

  谢谢催更得湛卢可爱mua~

     人物ooc,巨ooc。人物是娘娘的,ooc是我的。

   

     第五章

        廊外细雪乘着风在空中打着旋儿,掠过嬴政的面前,无声的坠在地上,融入一片苍茫茫的白。但若是全白,定无趣,辛亏白亦非府里栽了好些红梅,虽未开,但已经露出嫣红的花骨朵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朔风流雪绕红梅,清酒良人共此生。嬴政穿着白狐裘,手里端着暖乎乎的烫酒,作了回幸得知己的雅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今日朝堂上血衣侯与张相国等人一致对外,迫使赵使承认,秦公子政,不在韩国,更不为韩国之臣保护。白亦非嫌弃雪地反光太刺眼,设了一道帘子,在帘后坐着,低声给嬴政分析立太子与送嬴政归国之见的关系因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“大公子虽软弱,但在王上看了不会夺权也不会残害骨肉,且有臣子自愿辅助,是最合王心的;可惜四公子宇年轻,急于拉拢朝廷重臣,还勾结赵使谋求太子位,王之大忌。再者,秦国强于赵,也是韩愿意结盟的,故我王默许我送你归秦。”白亦非顿了顿,“估计太子的册封大典就在明年春天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看来韩王也不是那么昏庸无能,还算制横朝臣的好手。只可惜天下大势已定,天下归秦只是时间问题。嬴政回头,道,“侯爷那要不要等太子册封之后再送政归秦?那样稳妥些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白亦非压低了声调,“小公子刚才没听吗?王上忌惮夺权拉党。我不以边关军务为重,王上会猜忌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嬴政今日心情好,看着廊外厚厚一摞积雪,突然做起小孩脾气。反正白亦非认为他是小孩,不会把自己怎么样。于是蹑手蹑脚走到廊下,抓了一捧的雪,捻成一个紧实的小雪球,瞄准纱幔上的影子。心里默念:三、二、一,雪球朝白亦非打去。雪球碰上血色纱幔,血色纱幔向里陷下微小的弧度,雪球碎了掉在地上,纱幔上还沾了星星点点的白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没打中?嬴政疑惑着,只见那人不知何时站在廊下的阴影里,皱着眉,“你多大了?还玩这个?”嬴政厚颜道,“比你小,过了年就十四岁了,还是个孩子。再者,劳逸结合嘛,成天算计,老得快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白亦非无语至极。嬴政面上嬉皮笑脸的,手里还藏着一个雪球,抬手就扔。白亦非侧身一躲,雪球糊在廊上。嬴政瞧出白亦非懒得理自己的顽劣行径,索性往树后躲。只听一声稚嫩的惊呼,白亦非便快步走来,嬴政抓住机会,用盖聂教过自己的方法使巧劲想把白亦非带地上。可惜白亦非常年军旅,机体反应就是反扣住嬴政的手把嬴政一甩,但看见是嬴政时脑子也反应过来了,于是嬴政就被轻甩到梅树干上,还有白亦非一只手护着他,一点都不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嬴政经摔,可梅树上娇弱的积雪不经一点碰,扑扑簌簌的落了嬴政白亦非一身。冷雪落在嬴政脖子里,激得嬴政打冷颤,嬴政睁开眼看见白亦非头上都是雪,噗嗤一声笑出来。嬴政看见白亦非眼里露出到新郑后少有的笑意,知道自己现在估计更狼狈。白亦非道,“小公子,你满意了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嬴政踮起脚去拂白亦非头上的雪,一边道,“本公子不满意。你蹲下来点。”白亦非准备自己拂,却被嬴政按住肩膀,只得蹲下来。嬴政用手去拂,不料靠的太近。嬴政的唇轻轻擦过白亦非的侧脸,触到的肌肤又冷又软,像是亲吻了一片最轻柔的雪花,叫人想重重吻上去,蹂躏那片雪花,让冷雪化作春水,据为己有。嬴政的脑子里轰的一声,所有想法被徐徐北风卷得一干二净,思绪像是轻飘的飞雪,被风卷上了九重霄,脑子比雪地还空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 表哥。”女子在廊内喊道。嬴政的思绪总算被拉回来。白亦非蹭的站起来,挣开嬴政的手,道,“我有事,你不要乱跑。”也不等嬴政回答,大步走开。嬴政看着白亦非走远,手颤抖着拂上自己的唇。刚才,自己是……是算亲了白亦非吗?

 

         想什么?!嬴政你是没见过美人吗!天下是美貌女子多的是,又不是没有比白亦非好看的,你居然动,动那种心思!嬴政拂去衣服上的雪,往廊内走去。嬴政听见明珠夫人的笑她在和白亦非说话,嬴政不有自主的去听。偷听?不存在的,始皇帝的事能叫偷听吗?!那叫了解臣子想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表哥,你耳朵红了,莫不是怕冷?”明珠夫人笑道。白亦非的声音倒是一如既往地平静,“莫要胡说。”明珠夫人停了下,道,“昨天的美人看来不错嘛。” 美人?!嬴政咬牙,什么美人,他昨天在侯府怎么没看见。该不会就是明珠夫人说的那什么“东西”吧。好你个白亦非,原来把他送入韩王宫是为了方便自己玩美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嬴政走进去,乖乖向明珠夫人问好,“夫人好。”白亦非耳朵立刻可见的红起来,嬴政断定,有鬼。明珠夫人脸上笑意更深,眼睛瞥瞥白亦非,又看看嬴政,明珠夫人微笑道:“小公子有事?”嬴政动作仪态自然得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 “无事。只是外面冷,进来喝杯烧酒暖暖。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里是赵酒,太烈,你喝不得。”白亦非道,“自己叫人去拿果酒来。”  掩饰是吧?堂堂血衣侯居然玩金屋藏娇还怕人发现,昨夜说好的你我推心置腹不相疑呢?嬴政心里不满,但又无法反驳白亦非,索性转身就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明珠夫人在后面故意惊讶道,“哎呀,他生气啦。”白亦非的声音虽远,但听得出波澜不惊,“毕竟小孩子,别管他。”嬴政气极,小孩子个你妹! 嬴政跑出去,他晓得侯府的老管家是谁,他可以自己去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老管家满头白发,见是嬴政,忙笑着问小公子有何事。嬴政陪着笑脸,客套问东问西后,回归正题,道,“管家,昨天娘娘送来的东西,现在何处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老管家浑浊的眼睛闪过冷光,依旧是和蔼的笑笑,“这……老朽不知,小公子可以去问侯爷。”  嬴政道,“正是侯爷要我问的,这会子叫她去呢。” “哦,这样。”老管家手里飞出几根银针,刺在嬴政的穴位上,嬴政只觉世界渐渐模糊,依稀听见老管家森然道,“小公子自己问她去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“他问这个?”有人抓着嬴政的手,冰凉冰凉的,大冬天的握着不舒服,嬴政想松开,却没有力气。老管家声音里全是歉意,“老奴也是怕……”  “没事,不怪你。”那人沉吟片刻道,“他几时会醒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喝了解药,大概快醒了。”老管家道。  那人长舒一口气,“那就好。准备一下,我要带他归秦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归秦。嬴政想说话,却发现开口的力气都没有。那人一下子把嬴政的手握紧了,幽然冷香钻进嬴政的躯壳里。那人问,“醒了?”四平八稳的语调里却叫嬴政听出一丝急切。那人的手冷,但有种莫名的安全感,把嬴政从可怕的混沌里来回来。

 

       嬴政呢喃出声,像是诉说执念,“归秦,归秦……”那人顺着嬴政道,“好,我带你回去,带你归秦。”嬴政忽想到,归秦,就代表他回到那生死一线的政治舞台,代表他将众叛亲离;代表他费尽心血想让天下百姓在秦的统治下安居乐业,却被自己的子民憎恶恐惧,甚至刺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嬴政不愿,道,“不……不回去。” 那人不和昏迷的人论理,“好,不回去。”嬴政很喜欢这人的声音,熟悉安心,开口道,“我跟你一起。”那人不做声了。嬴政有些慌,“我跟你一起……不回去,跟你一起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嬴政气若游丝,好像下一秒就会断掉。那人道,“嗯。跟我一起。” 一个女声在边上响起,带着几分无奈,“他这到底是醒着还是昏着?”

 

       “我宁可他是醒的。”那人道,“你先回宫去,晚了不像样子。”女子道声是,便走了。嬴政只觉得自己在一团迷雾里,慢慢的雾气消散,终于,看清了世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普通不过的客栈,看装潢应该还在韩国。白亦非居高临下看着他,“你醒了。”那些平常不生气的人动起怒来是最可怕的。嬴政看见白亦非眼中的愠怒,要不自己还是昏着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白亦非坐在塌边,没有看嬴政的脸,“有些事情不该你问,小公子。” 没说他?嬴政推测,那东西不简单。但具体是什么,嬴政想起韩非提过,白亦非是夜幕的人,相当于秦国的罗网里的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嬴政正准备认错,白亦非突然看向他,那双眼睛太深了,白亦非道,“是不是你觉得我不会动怒,所以你每次道歉后屡屡再犯。” “我没有……”嬴政没有底气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去试探白亦非的底线,明明得罪白亦非自己没有好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白亦非一言不发的看着嬴政,可惜嬴政的习惯是越心虚越表现得理直气壮。最终,偏开头的是白亦非。“我送你归秦。”白亦非道,“只是这路上,敌人有可能是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 “敌人是秦人。”嬴政接话,不是可能而是就是。嬴政打量客栈,看来白亦非是一人带他出来的,无论生死,这下抗的人都是他们两个。嬴政记起前世,笑道,“成嬌还是喜欢我这个哥哥的,他衷心的希望王兄把魂留在除咸阳以外大秦故土之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白亦非看着嬴政,嬴政笑着握住白亦非的手,反复要被刺杀的人不是自己,“成嬌有他的人,可是我也有。”嬴政的眼里都像是藏了冬日的夜空,真笑便是无穷的暗里露出一点最璀璨的星,冷笑便是凌冽的寒夜里黑暗无边。此时真笑冷笑并存,不由得叫白亦非出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白亦非把手覆上嬴政的手,想给这个过于早熟的人一点安慰。嬴政喜欢白亦非手心里的冷,干净冷冽,像是一杯冷酒,叫人清醒着沉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嬴政见白亦非想安慰又无法的样子,心下好笑,故意倚在白亦非肩上,冲着白亦非的耳朵道,“若是必要时,还劳侯爷放下我,先去咸阳。”白亦非细微的一颤,拂开嬴政的手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

       “不干什么,请侯爷动动手,杀了我那位可爱的王弟。”嬴政靠在白亦非身上,老管家的解药他喝了,可是药三分毒,他一起杀心就会头晕。“那时没了成嬌,父王定要重选人,母亲得父亲宠爱,再生一个不是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白亦非突然想起自己在百越平乱的时候,他也是这种境地,他那时就想,如果死了,白家怎么办,韩国怎么办,怎样损失最小……和嬴政想的相差无几。白亦非在嬴政身上看见白衣年少的自己,那时候要是有个人就好了。白亦非道,“我们不会落到那种境地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嬴政白亦非在韩国土地上还算安全,出了韩国,踏上秦国的土地,暗杀悄无声息的便开始了。断断续续的暗杀让人错不及防,像是蜘蛛织网,引诱着猎物走向死亡的中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这是离咸阳最近的一个小村子,嬴政和白亦非借住在农家。屋里只点了一盏灯,昏黄的灯光叫人昏昏欲睡。这段日子嬴政和白亦非谁都没有好好休息过,嬴政盯着屋角里的蜘蛛吊着一根极细的丝坠下,修缮着它的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白亦非用一块粗布专注抹去剑锋上的血,剑身雪白,与白亦非的另一把血红的剑行成鲜明对比。白亦非大概因为是军旅出身,即使数日奔波暗杀也不会让他疲惫,他反而像饮了血的剑,露出沙场上骇人的光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今日那人是罗网的。”嬴政坐起来,自从踏上秦国的土地,不知多少秦国的刺客死在白亦非的剑下。刺客大大小小的来袭,是像磨灭他们的反抗,现在离咸阳只有一日的路程,他们离生天只隔咫尺,也离罗网的杀招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白亦非抬起眼看嬴政,他这一路上护着嬴政,不知杀了多少刺客。那双红色的瞳子,是从战场上的尸山血海里浸泡出来的,带着亡人的怨气和杀气。此刻,里面调笑优雅不复,只剩下骇人的诡异光芒。只有看见这样的一双眼睛,嬴政才把白亦非和那个传闻里攉城拔寨的大将联系起来,才想起白亦非的封号——血衣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。”嬴政拉着白亦非。白亦非不解,“为何?” “这家人是秦人,是我的子民,怎能让他们为我而死?”嬴政打开门,暮色挟裹着冷风扑面而来。“与其坐以待毙被耗尽反抗,不如我们迎战,主动出击。”嬴政遥指北方,那里是大秦帝国的心脏咸阳。“把战火烧到咸阳去,烧到我父王面前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白亦非点头,脱下软甲给嬴政穿上,把嬴政抱上马。一身血衣悬双剑,两人共骑一匹马向夜色深处,向秦都咸阳扑去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冬日的夜晚寒气叫人汗毛倒竖,四周的死寂几乎叫人窒息。除了马蹄踏碎枯叶的声音,其他声音都无。

 

       就像这里已经被狩猎者清场,专候最珍奇的猎物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最后的绞杀。嬴政心知,他抬头看白亦非,只见白亦非眼睛虽然看着前方,但抿紧的唇,等于告诉两人想到一块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白亦非扬起手中的马鞭抽向马肚,千里马嘶鸣着冲向目的地。突然一阵煞风袭来,白亦非凝出一道冰墙去挡。那风奇诡,呼啸而过,软风作利刃,竟把冰墙粉碎成冰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白亦非当即勒马。远处的山崖上,立着两个女子。一个手里拿着陶埙,另一个手里持剑。仿佛是幻觉一样,两个女子虚影一闪,突然出现嬴政在五步之内。两人一样装束,手背上都有蛛网的记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一道冷光伴随剑鸣,白亦非双剑横在女子与嬴政之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要与罗网作对?”持埙的女子温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何必阻拦一个想要回家的人。”白亦非道。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流水账似的,文笔烂死了(;´༎ຶД༎ຶ`)

最后厚着脸皮求小红心小蓝手

还有评论和推荐啊@(ʃƪ ˘ ³˘)

 

评论(25)

热度(44)